万兽战神

铁血丹心 作品

    重炮手袁刚的胳膊和腿,已经练成了钢筋铁骨不怕被刺中。脖子、心脏和丹田等部位,则是用甲胄保护了起来。他尽然敢发起挑战,肯定是有备而来,今晚的比赛肯定会很精彩。

    “杀神!杀神!杀神!”

    “我押杀神白起胜!”

    “我也押杀神白起胜!”

    从现场观众的反映来看,杀神白起的人气显然要更高一些。毕竟他在地榜第一名的位置,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了。之前那么多人对他发起过挑战,可是从来都没有谁取胜过。

    “重炮手揍扁他。”

    “重炮手我押你胜。”

    以前挑战白起的选手,虽然都挺厉害的,可没有一个像袁刚排名这么高。袁刚的地榜第二名的位置,呆的时间并不算长,他似乎一路凭着实力杀上来的。在他晋升的路上,还从来都没有尝试过什么叫失败。所有被他挑战过的人,都被重锤砸的稀巴烂。

    杀神白起对重炮手袁刚的赔率,达到了惊人的一比三。这在地榜排行赛的历史上,是很少出现的。除非是双方实力相差悬殊,否则主办方是不会这么办的。从现场的赔率来看,主办方显然是更看好白起选手。

    “靠,有没有这么扯淡,我看袁刚也不弱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我押袁刚胜,赢了就能翻三倍啊,想想都刺激。”

    这么高的赔率,还是会有人愿意冒险。毕竟押杀神白起才赢那么一点儿,可是押袁刚的话就能以小博大,万一赢了的话可就发财了。当然这其中也有不少自作聪明的人,就是两边都投注了。万一杀神白起赢了,就赢的小钱。要是重炮手袁刚赢了,就多赚一些。可是这样的话,就等于多了一次投注,对于庄家来说那是稳赚不赔。

    “峰哥,你说他俩谁会赢,我看那袁刚挺壮的啊。”

    皮伟伟对台上的两个人,也很感兴趣。因为袁刚的壮,不是一般的个头高体型大,而是从里到外都透露着一种刚猛结实的气质。整个人立在那里,就像是一座钢铁雕像,给人一种坚不可摧的感觉。

    杀神白起则如同一把没有出鞘的剑,在他出鞘之前,你永远不知道他会指向何方,也不知道这一剑会不会见血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一定能分输赢。”

    杜峰观察了一下擂台上的两人,然后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啥意思,他俩会打平手吗?”

    听到杜峰这句话,袁成可是来了兴趣。因为袁刚是他的堂哥,如果能打平手的话当然更好。

    “接着看吧,马上就要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今天似乎地榜第一名和第二名的比赛,到场的观众也特别的多。可有意思的是,下注的人并不算太多。可能是因为很多人,对于这场比赛都不太有把握。所以没用多长时间,下注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比赛开始!”

    随着裁判一声令下,擂台上的比赛就正式开始了。袁刚紧握双拳拉开架势,全身的气势节节拔高,感觉连人都长高了几分。白起则是把左手轻轻的搭在剑柄上,握的一点儿都不紧。那种感觉倒像是在握着心爱女人的手,握的紧了怕她疼,握的松了又怕她溜掉。

    有意思,还是个左撇子。看到白起握剑的手,杜峰微微笑了笑。从那种不松不紧的手法,就可以看得出此人绝对是用剑的高手,而且是近战剑法。近战剑法跟那种剑气满天飞的剑诀不同,主要依靠的是出剑角度速度以及身法的配合。每次击杀敌人,都要让剑体实际接触到对方。跟依靠剑气、飞剑术等方法作战的剑修不同,近战剑法难度更大也更加的危险。

    “吼……”

    袁刚嗓子里发出一声野兽般的怒吼,整个人如同蛮牛一般向着白起就撞了过来。这个家伙可真够疯狂的,对方手里握着剑他就敢往上撞。也不怕被刺中,来个串糖葫芦。

    “星星点灯!”

    袁刚冲的很快,白起出手更快。他原本不松不紧搭在剑柄上的手突然收紧,接着腰间宝剑就被快速拔出。如同春夜惊雷一闪而过,袁刚的身上瞬间就中了十几剑。就听到噼里啪啦一阵爆响,如同在黑夜里,突然有数颗流星坠落。擂台之上火星四溅,袁刚前冲的身形硬生生被止住了。

    那么猛的冲击,刚才连一头真正的蛮牛都会被撞飞。袁刚自身的体重,加上他双腿奔跑起来的力量,这冲击力度确实不小。白起用剑阻挡对方的冲击,从重量上来将绝对是吃亏。他依靠的是纯粹的速度,用大量的刺击阻挡了对方的冲击。

    此时再看袁刚,身上的甲胄多了好几个白点,位置分别在咽喉、心脏和丹田的位置。也就是说他不穿甲胄的话,此刻很可能已经被扎好几个窟窿出来了。地榜排行赛,本来就允许用武器和防具。武器强大,也是选手实力的一部分。一次不会有人觉得,袁刚是依靠甲胄取胜是作弊。就想不会有人觉得,白起依靠剑取胜是作弊,是同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炮火连天!”

    袁刚并没有因为身形受阻就停止攻击,反而是借助这次机会双拳连连挥出。刚才那个冲击只是在热身,就是为了给后面的出拳制造机会。他那酒坛子般大小的拳头,跟炮弹似的连续击出。这种打击方式很有意思,还不等碰到对方,就开始交替出拳全都打在了空气中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谁觉得袁刚这是在搞笑,那就大错特错了。现在原地交替出拳,这是他的一种特殊加速方式。双拳越出越快,跟打桩机似的打在空气墙上,发出一阵阵的爆破声。那是因为出拳速度太快,挤压空气所造成的一种音爆。

    “快看,袁刚的重炮发动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看这次他要赢。”

    袁刚之所以有重炮手这个绰号,就是因为他的拳头特别重,而且连续发动特别像是在开炮。他的重炮一旦发动就会连绵不绝,拳速越来越快,力量越来越大。